品觀點|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金磚四國」,如今?(鄭貴尹)|財經

A-
A
A+

20年前(2001年),排名世界銀行資產規模前50大的美國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提出一個震撼全球的概念:2050年的全球經濟將重新洗牌,傳統強國對世界的影響力將會消退,有四個國家將會崛起,分別是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合稱金磚四國(簡稱BRIC,與英文單詞金磚同音)。這個名號爾後幾年成為財經界不衰的話題,在高盛的兵棋推演中,金磚四國將會跟美國和日本組成「全球六大經濟體」,如今20年過去了,高盛的預言成真了嗎?金磚四國的發展又是如何?讓我們回顧一下2001年的世界。

上半年的「網路泡沫」+下半年的「911事件」至使當年全球經濟成長率僅剩2000年的一半,貿易擴張率更是大暴跌,當時年僅20歲的我還在大學念金融課程,印象中2000年的那斯達克指數飆到最高,但很快就走向崩盤,而就是在這樣危機四伏的時代,美國高盛提出「金磚四國」的概念,並認為:

1、中國在2041年將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

2、印度會於2032年超越日本,成為第三大經濟體。

3、巴西將在2025年取代義大利,2031年超越法國。

4、俄羅斯於2027年將取代英國,2028年越超德國。

報告中指出,四國合計GDP應在2041年超過西方六大工業國(G7中除去加拿大),這份報告在當時畫出非常大的一塊餅,但也列出一些「條件」,包括大環境要穩定、低通貨膨脹、貿易和投資持續開放,並要有足夠的教育資源來提升人力素質,從結果論,中國目前的進度相對表現優異,印度僅算勉強過關,但俄羅斯和巴西則是完全不行,已經有很多人把金磚四國改叫「一金三磚」了,以下盤點這四個國家20年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一、中國:中國2001年的GDP是1.3兆美元,2021年達到17.7兆美元,是世界第2大經濟體,由貧轉富的分水嶺是1979年「改革開放」政策,此前剛經歷完「文化大革命」的陣痛期(1966~1976),鄧小平隨後推動由「計劃經濟轉為市場經濟」的中國式社會主義,調整產業重心、設計經濟特區、推動輕工業產品出口、大幅改革國企。在習近平任內的近十年來則進入產業轉型升級階段,廉價勞動力優勢快速消失,「出口經濟」轉向「內需經濟」成長模式,第二級產業轉型為第三級產業,十三五計劃中的「中國製造2025」則是要把傳統製造業轉型成高端技術產業(5G、物聯網、AI…等),結果正如已知的,這踩到美國的底線,因此,美中貿易戰自2016年開打至今。

二、印度:印度2001年的GDP是4800億美元,2021年達到2.7兆美元,是世界第6大經濟體,1990年代之前走的是保護主義,國家干預色彩濃厚,後來才逐漸展開經濟自由化,結束國營事業壟斷,放寬外來投資,在人口紅利和天然資源加持下,印度經濟很快就進入成長期,2010年後它想要複製中國的路線,但一直無法取得有效的成功,除了生產總值差異很大之外,從當今的人均GDP觀察就能凸顯問題;中國一萬美元,印度卻只有二千美元,因此被稱為貧困大國,對比中國的發展路線,更可清楚看出印度的狀況。

三、俄羅斯:俄羅斯2001年的GDP是3000億美元,2021年達到1.77兆美元,是世界第11大經濟體,這20年間的政經只掌握在普丁(Vladimir Putin)一人之手,國民月薪從1999年的64美元提升至2003年的180美元,它的經濟改革路徑與中國類似,也就是「需要國家調控的地方要有國家調控」、「需要自由的地方要有自由」,另外,它的經濟成長跟「能源」價格飆漲有巨大的關聯,然而過度依賴能源做為主要經濟結構,已形成「尾大不掉」的隱憂。近十年的經濟一方面受美國次貸風暴的衝擊,於此同時又因烏俄戰爭被國際制裁,而更重要的經濟衰退主因是這20年來沒能解決的產業轉型問題,例如:1999年油氣出口佔全國出口總額40%,2018年資源型產品佔總出口額83%,過度依賴的後果,在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造成油價崩跌時,全國一次性被全世界割了韭菜,總體帶動個體經濟隨之大暴跌。

四、巴西:巴西2001年的GDP是5500億美元,2021年達到1.72兆美元,是世界第12大經濟體,一如諸多南美洲國家,巴西的經濟發展也是相當精彩,1960年前因為過往的殖民背景,經濟上一直是以農業為主的資源出口導向,直到1964年軍政府掌權後提出「進口替代策略」才開啟巴西工業發展,並高度舉債以加速經濟建設發展,但舉債這種事,基本除了美、日、英、法、德外,其他國家都玩不起!因此很快就出現通貨膨脹並引發金融危機,迫於嚴峻的經濟狀況,至使政府只好再度舉債,以債養債的結果,使國民收入貧富差距極大,2020年月收入最高的1%人口平均收入,是收入最低的一半巴西人口的34.9倍,主權債信評等因此長期不被看好。

綜觀以上四國的現況,可以看出他們在2001年時,都擁有各自的發展優勢,中國和印度有「人力資源」,巴西和俄羅斯有「天然資源」,但20年來的政經走向與世界局勢的多變詭譎,讓它們有了不同的結果。有句諺語:「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這句話放在國家層面更是如此。對於國家而言,即使是處於相對優勢的基準點上,只要無法持續穩健的成長發展,那必然就是衰退的信號了。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