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觀點|讓恩恩案回歸司法程序 藍綠政治角力請退場|政治

A-
A
A+

周星馳著名電影《唐伯虎點秋香》中的經典橋段:唐伯虎為了與對手競爭進入華府擔任奴僕的機會,兩人比賽「賣慘」,最後對手因為把自己搞死了,所以唐伯虎順利進入華府工作,稱蟑螂為小強,也是從這部片開始。

要靠賣慘達到目的,前提就是有選擇權的人(選民),極端善良感性但不理性,所以才會選擇一個可憐的而不是需要的,台灣的民眾剛好符合這點,非常善良卻不理性,所以賣慘,真的有他的票房。台灣政壇,「賣慘」不是新新聞更不是新手法,早期賣慘的方式,跑不出「賭咒」、「發誓」、「下跪」、「全家大小拉出來哭」等等。老式賣慘的極致出現在1995年底,廖學廣以「政治迫害」為訴求,推出「阿廣阿!阿母沒法度閣等十八年!」的悲情文宣,以台北縣第一高票當選。

選民的口味越吃越重,前立委葉憲修(寶島歌王葉啟田)下跪求票失敗宣示老式賣慘已經沒辦法贏得選票,發自候選人自身的「內造事件」已經失效。新式賣慘在多年後重登選舉舞台,利用真實的「突發事件」拉抬自己,打擊政敵,效果依然很好,著名的洪仲秋事件就是如此。當然,沒有人希望自己的親人離世,更不希望利用自己親人離世來讓自己功成名就。但是利用事件勝選已成事實,當選後表現平平,並未致力改善軍中人權也是事實,因此,選民不再買單,尋求連任失敗,更是事實。但,繼續在立法院擔任有給職顧問,還是事實。

我曾為了小燈泡的離世,掉下傷心的眼淚,但沒想到,燈泡媽搖身一變,成了立委。有人說,不分區立委跟選票無關,怎麼會無關,政黨票也是票,而且不分區立委的政治味比區域立委更重。小燈泡事件發生於蔡總統執政時,原以為燈泡媽當上立委後會監督執政黨,改善治安幫孩子多說話。沒想到,他的所屬政黨天天監督在野黨。

新北市兩歲男童「恩恩」為台灣第一個兒童確診新冠死亡案例,對社會、家長造成的震撼相當大。從恩恩離世後開始到現在,我只看到恩恩爸一直在追真相,追到後來怎麼政治味越來越濃。病毒不會分辨藍綠,但是恩恩案從初期的找真相變成現在的藍綠互嗆。特定媒體人在節目中曝光新北市消防局的錄音檔,感覺上都在刻意挑起藍綠對抗。

我相信恩恩爸應該沒有政治野心,但是距離九合一大選越來越近,「這麼好拿來賣慘的題材」一定會吸引狂蜂浪蝶的注意。一個簡單的民刑事的案件,變成打擊侯友宜與哪個官員該下台的政治議題,恩恩爸甚至直接點名消防局長、衛生局長必須下台負責。本應交由檢察官查辦的一般案件,該查辦則查辦,怎麼變成點名政務官要下台的爛戲?

真的想要真相,真的希望恩恩成為大人們的警惕而不要再有第二個恩恩,就請這些檯面上的「大人們」,放過恩恩案,將司法與調查回歸司法調查,跟政治脫節吧。台灣人依然善良,依然不理性,賣慘當然還是有票房,不然也不會有候選人咬著不放,賣別人的慘成就自己或是打擊別人可能是勝選的好方法,但是,過得去良心這關嗎?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