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觀點 | 美國智庫為台灣防空獻三策:加購愛國者、提升天弓、整合指管系統 | 政治

A-
A
A+

烏東大戰即將展開,最令人意外的是,俄軍仗著武器的優勢卻無法重創烏軍,並迫收縮戰線、重新部署攻勢;西方專家認為,是烏軍的防空系統發揮關鍵作用,而從烏克蘭的經驗證明,台灣要有效抵抗中國跨海攻擊,必須裝備更多、更有效的防空系統。

華府哈德遜研究所研究員Harry Halem和紐約宏觀經濟和地緣政治諮詢公司Greenmantle的亞太區主管Eyck Freymann近日在「War on the Rocks」平台上撰文指出,從烏克蘭戰爭看出台灣需要更多的防空武器系統來保護自己。

兩位專家指出,烏克蘭能對抗俄羅斯空優是在衝突中最成功的一點,戰爭開始一個月後,烏克蘭聲稱已經摧毀了俄軍97架固定翼飛機,包括Su-34戰機,以及121架直升機,這些戰果大多得到證實。

最重要的是烏克蘭空軍、重型地面防空系統仍在運作中,俄軍由於沒有空優來掩護其地面部隊,遭受的損失遠比預期的要大,而俄軍的轟炸機已經無法攻擊烏西甚至基輔的目標;俄軍更是用光了大部分精確制導彈藥,以致無法壓制烏克蘭的防空系統,現在隨著烏東戰事的進行,俄軍作戰靈活性正在下降。

Halem和Freymann指出,由於空襲未能摧毀烏克蘭的防空系統,俄羅斯現在正在嘗試用步兵攻擊烏軍,這要付出巨大的生命、裝備和時間代價;現實是,除了烏東的頓巴斯,烏克蘭已經在所有地方擋住俄軍的進攻。

最值得台灣借鑑的是,烏克蘭是以最低的成本阻止俄軍取得制空權,烏克蘭2020年的軍事預算僅有50億美元,約為俄羅斯的十二分之一,防空系統甚至不是主要項目。

即使防空預算不足,烏克蘭還是憑藉幾套蘇聯S-300防空系統、6個Tor中程地對空飛彈和75個點防禦地對空飛彈,進竹高空防空,嚇阻俄軍轟炸機轟炸烏西的後勤基地;在低空防空上,烏軍使用西方提供的便攜式防空系統,包括美國提供的刺針飛彈,有效嚇阻俄軍的地面攻擊機,為步兵提供掩護。

從烏軍抵抗俄軍入侵的戰事中,Halem和Freymann認為,台灣可以採用類似的不對稱防禦戰略,以阻止或擊敗中國的入侵,但關鍵是要擾亂中國的制空權;因此,拜登政府應該幫助台灣建立類似的防空能力,借鑒烏克蘭的作戰成功經驗,並將其與中國獨特的作戰理論和空中能力相匹配;兩人提出三個建議:一,將美製防空系統(如愛國者飛彈)轉移到台灣;二,協助提升台灣的防空系統(如天弓飛彈);三,在島上部署美製的整合防空系統。

對於協助台灣建立一個整合監控和火控系統(integrated tracking and fire control system),Halem和Freymann指出,這個系統類似諾斯洛普·格魯曼公司的整合防空及飛彈防禦作戰指揮系統(Integrated Air and Missile Defense Battle Command System),利用來自多架飛機和地面防空系統的數據,使指揮官能夠在比標準愛國者系統提供的更大範圍內與空中目標交戰,台灣的F-16可以通過傳感器升級到類似的網絡;即使沒有空中整合,將台灣的防空系統連接在一起也會增加其覆蓋範圍和效力。

但兩人承認,整合式系統對台灣防禦的貢獻最大,但也最難實施,因為整合各個系統需要時間,美方也擔心這個系統會遭中國情報人員破壞,一旦台灣淪陷,中國軍隊可能會奪取這個系統;替代方案則是在下一次軍售中包裹出售更多的愛國者系統,並與歐洲友邦合作,將他們舊的防空系統轉賣給台灣。

國防部前飛彈指揮部計畫處長周宇平上校(本人提供)

國防部前飛彈指揮部計畫處長周宇平上校也認為,整合空軍和陸軍的防空系統非常重要,未來兩岸一旦開戰,海島防空一定是台灣勝敗關鍵,共軍一定先透過空戰或飛彈攻擊取得台海制空權,然後才會有下一步行動,如登陸戰。

但目前台灣防空最大的問題,周宇平認為,就是聯合指揮管制系統尚未完全整合,空軍的幾個指管系統已經先整合,但一直未納入陸軍的防空指管系統;另外,在共軍對台灣發動第一擊後,國軍要由誰決定反擊、如何反擊,目前也不清楚。

對於烏軍的防空戰力,周宇平的評價不像美國專家那麼高;他指出,烏軍的防空指管系統在開戰之初就被摧毀(或者說原本就沒有),整個烏克蘭的制空權其實已經被俄軍掌握,這也是烏國總統澤倫斯基疾呼希望北約劃定禁航區的原因;俄軍的挫敗是因為它沒有善用制空權,這裡面也曝露出俄軍指管系統同樣有大問題。

俄軍收縮戰線後,重啟在烏東的攻勢,周宇平指出,只要俄軍能重建指管系統,並善用制空權,就有可能重創部署在烏東的烏軍精銳部隊,然後,再由東部和南部向基輔進軍,但這個階段打的就是消耗戰,看俄烏誰能拖下去。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